一坨萌

“命里有时终相见,奈何山高水长远;浮生恨晚,今世得缘。”

《叮咯咙咚呛》2016-11-11未播:戴荃发声我们为何不叛逆,理性叛逆相信缘分重情重义。

【觉得荃哥这段话说的特别好,码个文字版保存着】

主持人:因为我知道他们俩是惺惺相惜,这是第一次同台,但是之前都…互相…【荃哥咱能不能让主持人说完 我想知道都互相怎么了 🌝】

荃哥:对对,第一次同台,但是之前有很多歌迷会期待很久。我跟裘裘,其实我说句实话,没见过几次面。

裘裘:我们第一次,我请他吃饭。对,第二次就是录这个。【“我们第一次” 咳咳 🌝】

荃哥:对,就这次。然后,但我觉得这个不重要,真的不重要。我觉得人心有灵犀一点通,一点,就够了,没有那么多。就是说,君子之交淡如水,对吧(看着裘裘),这才是君子之交。我觉得我们有音乐,有舞蹈,有这些东西,就足够了。哪怕今生也可能见不了几次面,但我觉得,这一份情怀留在心中,完全足够了。【多么希望这是一个反flag 🙃】

因为我们都有了同样的目标,尽管我们在不同的一个专业方面,但是呢,还有一个就像我说的,因为这首歌这次是我编的,我在编这首歌的时候,我想到了很多东西。因为我会想'裘裘怎么在这里面呈现',然后我会再想'包青天怎么和刀剑如梦去结合'(裘裘拍肩:展昭,哈哈),最后我想,啊,我们可以想一下七侠五义嘛,对吧,其实是一样的,侠客的道义,那是一样的,他怎么去辅佐包青天,怎么去帮他完成他的心愿,这个都是音乐上的事,这个就不多说了。

但,我想重点说,我知道,其实一样,我们两个在做,会有同样的挣扎,会有同样的纠结。音乐和舞蹈包括戏曲,我觉得只不过一个是古老的艺术形式一个是现代的艺术形式,但是用所有的道理都可以讲通,对吧,都是一样的。所以就是说,我觉得在传承这个方面,就像裘裘刚才说的,这不是一个戏曲的时代,但是我觉得很难,特别难,自己会给自己压力,在别人给你压力的同时,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我们自己给了自己有多少的压力,对吧。我们是一个自虐的人,都是一个自虐的人,不停地虐自己,不停地打自己,不停地在抚摸自己。(裘裘:哈哈哈)【裘裘你笑什么呢 🙈】

就是你如何去传承,你要知道,我觉得这里面有个关键的问题,所有的艺术形式不能孤芳自赏吧,对吧,我们不能我觉得自己好就好了、我们说自己好就好了。我们总希望全世界会认识我们,我们不光把我们自己划成我们这个很小的范围,我们希望全世界,如果我们有宇宙的话,我们希望全宇宙。(裘裘:哈哈哈)我们可以想远一点,我觉得没有关系嘛。【对嘛 要Dream Big 这里荃哥哥简直可爱吐血 😌】

如何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,有一句话叫作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”,但我觉得不可能世界只听一个名族,只听一种声音,它一定是所有的东西融合在一起。所以我愿意做这样的事情,我也愿意去了解不光是京剧,还有包括其他各种我们民族自己的声音。但是我希望,多一点像他(裘裘)这样的人,我是非常支持他的。也可能有人说裘裘他没有做很传统的事情,没有继承事情,叛逆什么的。难道不应该叛逆吗?但是我们理性的叛逆和非理性的叛逆还是有区别的。【此处应有掌声 👏👏👏】

裘裘:还是戴荃分析的好。

主持人:对,还是他懂你。【有些喜欢主持人姐姐呢 🌝】

评论

热度(12)